股票入门基础知识学习
非对称非均衡股市交易

陈光明简历 专访睿远基金陈光明

陈光明简历 专访睿远基金陈光明

陈光明简历

陈光明先生现任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,上海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、总经理,中国证券业协会资产管理业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。
曾任东方证券受托资产管理业务总部业务董事;东方基金有限责任公司投资部经理兼基金经理;东方证券资产管理业务总部副总经理、总经理。
上海交通大学硕士研究生。

 睿远成长价值混合基金放开大额申购首日,澎湃记者从渠道处获悉,截至上午10时,该基金全渠道已经卖出20亿元。

专访睿远基金陈光明: 现在是可以乐观一点的时候
海外新冠肺炎疫情暴发,市场对全球经济陷入衰退预期升级。疫情对实体经济造成的影响正在逐步体现,这些构成了A股近来大幅调整的原因。
面对疫情这一“黑天鹅”,具体到股票投资上,睿远基金总经理陈光明罕见接受记者采访,对于该如何应对不确定,又该如何投资给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陈光明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,对于市场要始终保持敬畏,但同时也要对未来保持乐观,尤其在市场极度恐慌时可以更乐观一点。
陈光明在谈及疫情影响的时候表示,新冠肺炎疫情虽然来势汹汹,但从历史上任何一次疫情和中国抗击疫情的情况来看,它终将消失。
在他看来,疫情带来更多的是情绪影响,而非持续的经济和资本市场影响,始终看好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潜力,看好优秀企业创造价值的能力。
“我们始终相信,优质企业有持续创造价值的能力,有应对危机的能力,在危机中成长,穿越危机后优质企业的竞争优势一定会增强。对于投资而言,陪伴优秀企业,大概率有望获得较好的长期回报。”他称。
股票价值的来源
陈光明提出,在讨论股票收益之前,应首先思考投资股票获得收益,究其根本,赚的到底是谁的钱?他认为,长远来看,这就是股票的内在价值。而股票的内在价值,来自于企业未来自由现金流的贴现。
“从市值损失的角度看,理论上从当前市值中减去今年预计的自由现金流损失即可。比如原来1000亿的市值,预计今年赚100亿自由现金流,如果由于疫情今年自由现金流归零,那从合理的反应是市值中扣掉100亿元,就是1000亿的市值变成900亿。但是市场常常会按照100亿乘以对应估值扣减市值,即把短期的影响长期化,这种情况是不合理的,比如今年利润是零,甚至是负,这个公司价值不应该为零。”陈光明解释道。
在陈光明看来,虽然疫情对于企业长期价值的影响相对有限,但现实中股价的波动又远远超过公司内在价值的变化。这里面的变化本质上体现了贴现率的变化或者说是风险溢价的变化。
“比如欧美投资人原来都认为美股没什么风险,甚至可能还特别乐观,风险贴现率非常低,所以它的估值很高。但突然来了一只‘黑天鹅’,发现和大家预期不一样,风险溢价率从3个点上升到7个点,如果原来无风险利率是一个点,贴现率从4个点变成8个点,相差了一倍,那么股价就可以跌一半。因此,股价的变化更多的是来自于风险溢价的变化,进而导致估值的变化,而估值的变化远大于内在价值的变化,当然公司内在价值也存在波动。”陈光明说。
虽然目前各国高度重视疫情防控,逆周期政策陆续出台,市场流动性最紧张的时候或许已经过去,但是陈光明认为,不排除疫情之后经济、金融和社会可能还存在次生性灾难的风险。
所有的投资人都是普通人
对于短期市场变化的预测,大家普遍都会比较关心,比如,市场的“底”在哪里?疫情会延续几个月,风险偏好怎么变化,利率会怎么走?
陈光明坦言,所有投资人都是普通人,至今没有看到有谁具备能够持续正确预测市场的能力。作为价值投资者,更多的是对风险回报比的权衡,对企业内在价值的专业评估;懂得在低的时候敢于坚定地下手,在高的时候敢于与众不同地放弃一些收益,更多地去看待风险;在市场高估的时候保持警惕,在风险展开、释放的时候更愿意积极地去看待未来。
既然无法判断短期,那就从长期价值入手,从时间中获得回报。
陈光明说,虽然难以对指数进行短期预测,更多的是看当前所处的位置,相对而言是不是风险更小、未来潜在回报更好;以及在另外某些更高的位置,相对而言是不是潜在回报更低、潜在风险更大。
中国资产“一枝独秀”
目前,金融危机、债务危机已经被广泛地讨论风险偏好已经表现为极端厌恶。“大衰退”的言论也逐渐甚嚣尘上,对于这种看法,陈光明又是怎么认为的?
陈光明根据事实和数据得出的结论是,虽然美国金融危机后积累了一些问题,但似乎还没有到一定会再次爆发危机并严重波及全球市场的程度。如果利率不出现大幅上行,疫情能得到控制,目前道指20000点以下,美国股市不具备继续大幅下跌的动力。
回到中国市场,就A股和H股市场而言,截至3月23日,上证50的TTM市盈率8.4倍,沪深300的TTM市盈率10.7倍,恒生中国企业指数为6.9倍。从估值角度看处于近20年的历史相对底部区域。纵观全球市场,因为海外资金是零利率,中国资产虽然纵向与自己过去比增长率在下降,但横向比越来越体现出一枝独秀的特点。
陈光明进一步表示,海外市场的低利率环境使得机会成本很低,甚至完全消失;连时间成本都等于零,甚至负利率,这也必然会导致投资回报率的下降。反观国内市场,放在长期的角度看,胜算是很大的。
“中国资产无论是A股还是港股,在全球范围内比较来看相对优势明显,性价比更好。在这个时点上,股票和其他资产相比,如房地产和债券,具有较高的性价比。尽管外资今年以来从股市净流出约280亿,但这主要是救急、风险偏好下降的过程,长期来看还是外资进入的过程。”陈光明说。
做长期的乐观主义者
面对近期的市场,很多人都容易有一个疑问:看着市场跌成这样,为什么不卖呢?与此对应的另一个问题是,如果卖了,什么时候买回来呢?
“股市底部往往是最恐慌的时候,就疫情而言,恐慌情绪往往不是疫情新增确诊人数达到最高峰的时候,而是增长速度最快时对人们的心理冲击最大,一旦增长速度平缓下来,担忧情绪将会随之减弱。”陈光明说。
陈光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如果从长期来看,即使完全没有增长,GDP零增长,上市公司也没有超越GDP增长的能力,收入零增长,利润零增长,那么现阶段十五六倍的估值,意味着投资潜在回报率约为6%~7%,可以“秒杀”其他主要的资产类别,更何况这样的预测,本身是非常悲观的。按此计算,目前8.4倍的上证50,10.7倍的沪深300,平均10%的静态回报率,可以轻松超越几乎全球所有主要资产类别。“做投资的人为什么要是长期乐观主义者?更重要的原因是科技进步与市场经济相互促进。”陈光明说。
其原因在于,科技进步是带来实际GDP增长的核心要素,科技进步可以理解为生产力,市场经济则相当于是制度保障,可以理解为生产关系。当科技进步和市场经济两者相结合时,即从18世纪工业革命至今,世界生产总值增长了近200倍,繁荣扩散的速度超越过往任何一个时期。
陈光明说,在全球化进程中,效率提升带来财富绝对额的持续上涨,虽然不完全公平,但全球绝大部分人都是受益者。从目前来看,这一机制并未出现大的变化,在全球竞争的背景下效率优先、把蛋糕做大,是永恒的主题。
“在持续创造价值、复利增长过程中,所有中间的回调,都是进步过程中的一个回眸。”陈光明说。

 

本文链接:股票投资 » 陈光明简历 专访睿远基金陈光明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