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票投资入门基础知识
非对称非均衡股市交易

300027华谊兄弟股票行情分析 华谊兄弟商誉接连暴雷

6月5日,华谊兄弟盘中涨幅达5%,截至14点07分,报4.46元,成交1.28亿元,换手率1.34%。
前不久,华谊兄弟秀了一下自己的人脉实力,在华谊兄弟的危难之际,华谊获得了来自阿里影业、腾讯、阳光人寿、象山大成天下、复星系下豫园股份、名赫集团、信泰人寿、三立经控、山东经达九家公司合计22.9亿元的定增。当日,华谊兄弟股票涨停。这套豪华的阵容也秒杀了贾跃亭当年的中国好同学和中国好老乡。有媒体提到:还好华谊有兄弟。因为2018年、2019年华谊兄弟已经两连亏,算上资产减值损失,亏损额分别高达10.93亿元、39.63亿元。按照《创业板上市规则》,上市公司连续3年亏损就会被直接退市。今年华谊兄弟如果不能扭亏,就面临着退市风险。

王中军出售香港豪宅
6月5日,据港媒报道,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王中军放售其持有的香港中半山富汇豪庭2座高层A、B室相连单位,以约2.2亿港元售出,虽较原叫价大减6800万港元,惟持货10年账面仍获利8800万港元。
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,王中军持有的富汇豪庭2座高层A、B室相连户,面积共3738平方呎,按成交价2.2亿港元计算,呎价58855港元,较2018年叫价的2.88亿港元大减6800万港元或23.6%。
另悉,2010年,王中军曾以1.32亿港元购入上述单位,持货10年账面获利8800万港元或66%。
此外,华谊兄弟总裁王中磊曾在2018年,以8900万港元售出富汇豪庭2座中高层B室,面积1805平方呎,呎价49307港元。王中磊2012年7980万港元购入,账面获利920万港元或11%。

华谊兄弟公告披露,公司股东王忠军、王忠磊合计解除质押4360万股后再合计质押5141万股给浙江稠州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。截至公告披露日,王忠军、王忠磊累计质押公司股份745,036,219股,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6.72%。

华谊兄弟:高溢价收购明星公司
  商誉接连“爆雷”,亏损严重
华谊兄弟2018年就曾商誉“爆雷”,该年度计提了9.73亿元的商誉减值,2019年商誉再度“爆雷”,今年4月29日,华谊兄弟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,报告期内,其归母净利润为-39.6亿元。
对于亏损原因,公司表示,主要是报告期内公司对长期股权投资、商誉及其他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。其中商誉减值金额高达5.99亿元,占全部资产减值损失的36.05%。2019年华谊兄弟对旗下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常升影视”)、天津欢颜广告有限公司、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东阳美拉”)和合肥活力天行电影城有限公司分别计提了308万元、2.31亿元、3.6亿元和480万元的商誉减值。其中常升影视和东阳美拉已经算是商誉减值的“老朋友”了。
据华谊兄弟往年发布的公告显示,2013年9月和2015年11月,华谊兄弟分别以2.52亿元和10.5亿元购买了常升影视70%的股权和东阳美拉70%的股权,并分别形成了2.45亿元和7.49亿元的商誉。
这两家公司的背后,分别是国家一级演员张国立及著名导演冯小刚,这或许是华谊兄弟高价拿下这两家公司的原因。据天眼查显示,常升影视成立于2013年5月,而截至收购日,该公司的总资产仅有1000万元;东阳美拉成立于2015年9月,截至收购日,其总资产仅有1.36万元。这两家公司成立均不到半年时间,估值便大幅增加,这着实令人大跌眼镜。
华谊兄弟对两家公司收购之时,均阐述了原因,其表示,是出于对张国立及冯小刚品牌效应的看好。说到底,华谊兄弟此次收购,不过是借标的公司的名义,来“绑定”公司背后的核心人物。这样的操作模式,实际上相当于对明星片酬的提前支付,以及对导演储备作品的提前购买。
当时张国立已经拍摄了《一九四二》、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和《康熙微服私访记》等作品,知名度极高。而在这之前,冯小刚已经有了《甲方乙方》、《非诚勿扰》和《唐山大地震》等代表作,集高质量和高票房于一体。
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上述两家公司的收购给华谊兄弟带来了合计9.94亿元的商誉,同时,华谊兄弟与上述两家公司均签订了为期5年的对赌协议,这协议犹如一把悬在上市公司头顶的利剑,如果标的公司经营良好,那么皆大欢喜,如果一旦标的公司业绩不及预期,这些高额的商誉则有可能成为“地雷阵”,有随时爆发的危险。
那么这两家标的公司业绩表现到底如何呢?据年报显示,2013年至2017年,常升影视的净利润分别为3116.26万元、3430.23万元、3779.5万元、2500.13万元和3875.60万元。承诺期罢,常升影视的业绩立马“变脸”,2018年和2019年分别亏损了2315.6万元和4248.46万元。
东阳美拉2016年至2019年的净利润则分别为5511.39万元、1.17亿元、6501.5万元和1.64亿元,也并没有达到华谊兄弟的预期,于是华谊兄弟连续两年对其合计计提了6.62亿元商誉减值。
连续两年商誉“爆雷”,令华谊兄弟业绩亏损严重,传导至二级市场,华谊兄弟的股价在整个2018年足足下跌了46.09%,截至5月28日收盘,华谊兄弟的股价报4.02元/股,距离最高价31.95/元股足足下跌了87.42%,令股民受伤不已。(本文所涉及股价均为前复权价格,涨跌幅亦均按前复权价格计算)
更加令人担忧的是,2020年一季度华谊兄弟的净利润为-1.57亿元,如果不能在接下来的三个季度内扭亏为盈,那么华谊兄弟将面临退市风险,商誉“爆雷”后,华谊兄弟可谓是一地鸡毛。

本文链接:股票投资 » 300027华谊兄弟股票行情分析 华谊兄弟商誉接连暴雷